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抗议浪潮为何席卷欧盟“稳定之锚”德国?

167

2024-06-30 【 字体:

  素有欧盟“稳定之锚”之称的德国正被一场史无前例的反右翼抗议运动主导。

  德国rlt/ntv本周公布的最新调查显示,目前德国民众眼中的头等大事是反右翼极端主义的全国抗议,占31%。其次是乌克兰战争(27%)和中东冲突(25%)。调查时间段为1月23日- 29日。

  半个多月以来,已经有数百万人走上德国街头,表达对右翼极端主义的反对。据德国内政部数据,仅在上周末,就有约90万人参加。截至发稿,在社交媒体的抗议组织群组中,仍不断有人发布和询问自己所在城市抗议活动的时间和地点,群组管理员更是呼吁要将抗议持续到今年年底。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朔对界面新闻表示,除了社会主流民意的作用,如此大规模的反极右浪潮也离不开德国主流政党的背后推动,他预计抗议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德国RND新闻根据警方数据绘制的1月12日-31日期间,全德的反右翼抗议地图。

  这波抗议浪潮的导火索是一篇调查报道。1月10日,德国调查机构Corretiv披露,2023年11月25日德国和奥地利的部分激进分子在波茨坦一家酒店举行了秘密会议,讨论驱逐数百万有移民背景的人的计划。涉及的目标群体包括:寻求庇护者、有权居留的外国人和“未同化的德国公民”。德国选择党(AfD)部分重要成员,以及反对党基民盟的部分极右成员被爆参与了会议。

  这篇文章堪比原子弹,引爆了背负纳粹历史包袱的德国舆论。德国内政部长将其比作二战时期纳粹德国讨论灭绝欧洲犹太人的“万湖会议”。

  “AfD的所谓计划与我欣赏的德国开放、多元和包容的社会价值观相悖。”30岁的巴基斯坦裔德国人Henry对界面新闻说,但是“作为一个既亲身经历过种族主义,又观察过德国政治格局发展的人”,他认为当前形势既值得担忧,也也乐观的理由。

  30年前,尚在襁褓中的Henry跟随家人移民德国,他在这里长大、读书,如今拥有自己的公司。令他担忧的是,AfD这样的极右政党和右翼民粹主义越来越受欢迎。他感受到了近年来德国对外来移民的态度发生了变化。

  默克尔执政后期的德国出现了欢迎移民的文化浪潮,这在2015年难民危机期间尤为明显,当时德国力排众议接纳了几百万难民。“Wir schaffen das!”(我们做得到)是默克尔当时的一句名言。这听起来既像给外界信心,也像为自己打气。

  “在这一时期,许多德国人愿意坚持人道主义价值观,愿意帮助别人,大量公民组织和协会也积极参与到难民援助和融合工作中,”Henry说,“时至今日,情况依然如此。”

  但他同时并不讳言这股浪潮也为德国社会带来了挑战和紧张因素,它正引发一场关于移民、融合和国家认同的激烈辩论,而这为AfD这样的右翼民粹政党的崛起提供了机会,他们主张更严格的移民政策,有时还持仇外立场,由此吸引了一部分选民。

  更令一部分人士担忧的是,最近AfD开始全力支持德国农民反对补贴削减的抗议活动,引发了人们对该党可能利用这一爆炸性局势谋取政治利益的担忧。

  然而,AfD可以利用的政治风口又岂止这一个?有德国媒体指出,高能源价格,停滞的经济增长,持续高水平的移民以及新移民融合失败等问题都可能充当极右政党生长的养料。

  AfD确实也一直乘势而上。在2023年7月以来的多个民调中,这个极右翼政党在全德范围内均以20%以上的支持率位居第二,高于2021年上次大选时的10.3%。而在德国东部的3个州,其支持率甚至超过30%。

  去年12月,AfD首次赢得市长职位,掌管Pirna这个萨克森州东部、与捷克接壤的一个不到4万居民的小城。时间再往前6个月,该党还首次赢得了东部图林根州索内贝格的区议会选举。东部3个州将于今年9月举行州议会选举,外界普遍AfD将在这一大本营掌握更多政治权力。

  “AfD已经在市一级层面实际执政,未来进入州议会,甚至进入联邦政府,都有可能。”王朔对界面新闻说,这首先带来的一个重要影响,是将打破二战后维持至今的稳定的政治局面。极右势力的崛起会极大削弱德国传统的中左/中右的政治格局,进一步削弱共识、加剧政治碎片化。

  长期以来德国一直被视为“稳定”和“秩序”的象征,“稳定之锚”若陷入动荡,对欧洲来说也将是个坏消息。王朔指出,德国和法国是欧洲一体化的核心,也是事实上的领导者。“如果极右政党参与更多执政,或会影响德国对欧洲一体化的态度,这也对整个欧洲的前景增加了不确定性。”

  “如果欧盟不纠正其弱点,以及成员国不能成为主权国家,我们将效仿英国,就德国脱欧(Dexit)进行公投,”AfD党魁魏德尔上月底抛出这个言论。这并不意外,2013年2月,正是几个反对欧元的德国经济学家创建了AfD。

  虽然极右或民粹政党在欧洲政坛仍然是禁忌,但禁忌正不断被打破。极右翼政党已经在德国南部的意大利率先上台,总理梅洛尼领导的意大利兄弟党处于政治光谱的最右端。稍早前,打着反伊斯兰旗号的荷兰自由党大获全胜,成为议会第一大党。而法国极右翼“国民联盟”党领导人勒庞也正在蓄力,“2027年法国大选会不会选出一个极右总统?”

  德国只是正面临内外挑战的欧洲层面的一个缩影。王朔表示,俄乌冲突未平,红海危机又起,这对于外向型经济的欧洲影响是巨大的。而能源价格上涨,可能抵消欧盟之前抑制通胀的努力。若民众生活不明显改善,他们对政府的不满就会持续增加,这客观上也促成了一些极右政党的民意支持不断走高。

  德国持续的抗议浪潮已经产生了政治影响,AfD的支持率正下滑。先是在1月28日图林根州的一次地方行政长官决选中,在第一轮领先的AfD候选人以轻微劣势意外败选。而在前述rlt/ntv的最新民调中,AfD支持率相较上一周下降1个百分点至19%,为去年7月以来首次跌破20%大关。与此同时,两大主流政党基民盟/基社盟,以及社民党的支持率,均上升了一个百分点。

  “这波前所未有的反右翼抗议浪潮恰恰表明,许多民众正在反击这股消极趋势。”Henry相信宽容、多样性和融合的价值观在德国有着更深更强的根基,“大多数德国人仍对外国人持开放和宽容态度,AfD的极端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德国社会大多数人的意见。”

  虽然AfD一路高歌猛进的势头或被抗议浪潮暂时压制,但是它崛起背后的根本原因仍待解决。在1月31日的联邦议院一般性辩论中,总理朔尔茨和最大反对党领袖默茨就责任一事互相指责。

  在辩论中,朔尔茨再次赞扬席卷全德的反右翼抗议活动,执政联盟和反对党也一致谴责AfD。不过,默茨在抨击AfD的同时,也指责朔尔茨的联合政府不断令选民失望,从而为极右翼势力的蓬勃发展创造了条件。

  “支持AfD的选民并非全都是右翼极端分子,”默茨说,“但他们都非常沮丧和失望。”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Henry为化名)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福建宁德:金融特派员将金融“活水”送到田间地头

福建宁德:金融特派员将金融“活水”送到田间地头
金融特派员:乡村振兴的“活水”元描述: 金融特派员助力乡村振兴,为农...

抗议浪潮为何席卷欧盟“稳定之锚”德国?

抗议浪潮为何席卷欧盟“稳定之锚”德国?
  素有欧盟“稳定之锚”之称的德国正被一场史无前例的反右翼抗议运动主导。   德...

中国驻外签证机关将为持巴西普通护照人员审发十年多次商务、旅游、探亲签证

中国驻外签证机关将为持巴西普通护照人员审发十年多次商务、旅游、探亲签证
  当地时间15日,中国驻巴西使馆通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巴西联邦共和国...

苏州龙杰龙虎榜数据(12月26日)

苏州龙杰龙虎榜数据(12月26日)
  苏州龙杰(603332)今日下跌4.14%,全天换手率23.23%,成交额6...

海外电商崛起 机构关注这些低估值高增长概念股

海外电商崛起 机构关注这些低估值高增长概念股
  中国跨境出口电商有望延续高增。  跨境电商持续走强  据商务部网站消息,1月...

深度金选多因素转暖共振,创新驱动原料药向高附加值转型

深度金选多因素转暖共振,创新驱动原料药向高附加值转型
  原料药被称为是医药工业的“芯片”,上游是化工行业和中间体,下游是全球巨大的制...

新华指数羊绒价格小幅上涨——岢岚绒山羊价格指数周报(202418-114)

新华指数羊绒价格小幅上涨——岢岚绒山羊价格指数周报(202418-114)
  新华财经北京1月25日电(李珂)岢岚绒山羊价格指数数据显示,截至1月21日,...

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加快推进上海科创金融改革试验区建设 探索构建与高端航运业发展相适配的优质金融服务体系

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加快推进上海科创金融改革试验区建设 探索构建与高端航运业发展相适配的优质金融服务体系
  1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召开2024年工作会议,深入学习贯彻中央经济...

国资委最新部署

国资委最新部署
  国资央企今年将加快布局培育新质生产力   国务院国资委近期部署2024年投资...

美方不断收紧对华芯片出口管制措施打压中企 外交部:是地地道道的经济霸凌

美方不断收紧对华芯片出口管制措施打压中企 外交部:是地地道道的经济霸凌
  财联社1月8日电,在1月8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称,美方不断收紧对...